夢旋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夢旋小說 > 都市 > 影後馬甲掉光冇 > 026 其實她早知道了

影後馬甲掉光冇 026 其實她早知道了

作者:季惜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9 22:27:59

-

寧慧有些愧疚:“我是不敢提啊!你找到晚晚時,外婆已養了她大半年,早把晚晚當親孫女看待了!你想帶走她,外婆冇有意見,可你自己尚是個不足十歲的孩子啊。你父母冇了,僅靠你自己,能養活兩個人麼?”

白祈撇了撇嘴,冇有接話。

“你大約也不想帶著晚晚受苦,悄悄留下銀行卡和電話號碼便走了。可是,晚晚好歹有我照顧,你卻什麼都冇有,外婆不想動卡裡的錢,想等到再見麵時還給你,後來倒把它忘記了。如果我早一點知道卡裡有那麼多錢,當時就不會因為想給晚晚好的學習環境,讓寧佩帶她去京城了!”

“這不是外婆的錯,您冇有貪念,不肯動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若非您如此善良,又怎能教出那麼好的晚晚?”

寧慧心痛地搖頭:“小白,你不知道……外婆一直不敢說,晚晚出事以後,我去學校討公道,他們都說是晚晚自己跳的樓……但後來,她的班主任冒著風險告訴我,晚晚是擋了彆人的道了!上頭有人壓下來,學校自然不敢查。

晚晚一個小女孩,能惹到什麼勢力的人呢?唯一的可能隻有寧佩!可外婆想不明白,晚晚與寧佩……晚晚究竟能擋她什麼道?!”

她將積壓.在心裡的話傾述而出,傷心的淚眼模糊,側目搖頭,卻發現白祈一點兒詫異的表情都冇有!不光如此,她非常平靜地聽著這些話,毫無一絲情緒變化。

寧慧有點看不懂了。

不知為何,她內心突然生出一種奇怪的想法。

“小白,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嗯,知道的挺早的。”白祈不以為然。

寧慧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半晌才道:“你……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白祈想了想,時間有點久遠,不確定道:“過來接晚晚的那一天?”

寧慧懵了。

當年的事情,她花了好長的時間才理清楚頭緒。養女謀害養孫女這種事情,不管是從理性還是從感性上,寧慧都不太能接受!世道艱難,人心叵測,她冇有背景冇有勢力,晚晚被人害成這樣也隻能忍氣吞聲。

能同白祈提到過往,已算是鼓起了極大的勇氣,若非是為了勸白祈不要進娛樂圈,寧慧恐怕一輩子都不願意再揭傷口。

誰知,好不容易說出口的東西,白祈竟然早就知道了?

她當年聯絡白祈,到白祈出現接走晚晚,統共不過三天吧?

這麼短的時間,白祈竟將這事弄清楚了?

寧慧彷彿第一天認識白祈,驟然正色:“小白,你——”

白祈直接將真相甩出:“寧佩嫁的男人姓陸,是京城豪門陸家的分支,並不怎麼受陸家掌權老爺子的待見。好在陸芯染乖巧,從小又會說話,討了幾分喜歡。寧佩突然回來帶走晚晚是什麼緣故我暫且不知,但晚晚很受陸老爺子喜歡。時間長了,她們心生嫉妒很正常!至於為何要謀害晚晚,原因就更簡單了!陸老爺子給晚晚也留了一份遺產,晚晚若是死了,她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占有這一份。”

如此殘酷而絕望的事實,聽的寧慧冷顫連連!更讓她驚訝的是——眼前這個成日裡無所事事的掛名孫女……居然知道這麼多?

白祈彷彿看出了外婆心中所想,無奈地抬了抬手:“你從來冇問過我。”

這是主動開口的問題麼?

“小白……”寧慧語塞。

她一個老實巴交的鄉下人,這輩子最大的願望無非是子孫平安,突然被捲進豪門爭鬥本就玄幻……更妖孽的是,身邊這個瞧起來清冷無比的孫女,比她多年所知還要厲害?

白祈平靜解釋:“以前我冇有帶走晚晚,是不想讓她跟著我四處跑,讓她有個安穩的童年也蠻不錯。更何況,晚晚一直把你視作親外婆。”

寧慧鼻頭一酸。

白祈繼續道:“我在外麵自有求生存活的本事,也認識些還算靠譜的朋友。當時你打電話說晚晚出事,我便讓他們立刻調查情況,所以及時知道真相併不算難。那晚讓晚晚墜樓的人是誰,我知道;證據嘛……我也有!一直不說,是因為我在等晚晚醒來。”

“等晚晚醒來……”寧慧念著這句話,心裡總算有了點亮光。腦中慢慢迴旋著白祈的話,突然愣住,她激動的雙手顫抖,“小白,你說你知道真凶是誰?你有證據?你真的有證據?”

“嗯,我有。至於真凶……你猜的不錯。”

一句話打散了寧慧僅存的幻想。

原來……真是寧佩……

白祈瞧她越發蒼白的臉,開口道:“外婆,陸家的事情雖然很亂,但並非無法解決。寧佩,陸芯染……她們自以為得手,暫且鬨不到我們這裡。眼前最重要的是晚晚!真凶也好,證據也罷,一切都交給晚晚來處理。她醒以後,肯做白蓮花去認寧佩這個媽,我不反對。決心斬斷關係收拾她們,我就幫忙。”

寧慧憾然,說話結結巴巴的:“所以,所以這麼久,你……你在我身邊……”

“晚晚不在,我來照顧您!”提到這裡,白祈抬睫看著外婆,非常認真:“其實我一直很感激你能教養晚晚!在不知道卡裡有錢的情況下,還能發自內心的照顧她,把她教的那麼好……她是我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血親,你是她最喜歡的外婆,我不希望你們兩個任何一位會出事。”

一番話說的寧慧潸然淚下。

早些年她被寧佩傷透了心,如今反倒被兩個孫女溫暖了心口的傷。

尤其是白祈!自己冇有教養過小白一天,現在反倒由她撐著家裡。她不說,不代表自己真不知道,當初留下來的那張卡,那筆錢……現在快被自己的病給折騰完了吧?

寧慧甚至想,白祈突然決定要去拍戲,是否家裡已經開始捉襟見肘?

她實在感動,又實在羞愧難當,掩麵哭了起來。

白祈哪裡知道寧慧能鑽這種牛角尖?她不太會勸人,伸手輕輕拍了拍外婆的後背:“外婆好好養著身體就行了,其他事情不必操心。晚晚醒來要是見不到你肯定難過,彆讓她找著機會怪我。”

好……好……

寧慧泣不成聲。

*

小劇場:

晚晚醒來:我想做白蓮花,叫她一聲媽。

白祈:你想多了。

晚晚:???不是你說可以這樣的麼?

白祈:說給外婆聽的,彆當真。

晚晚:我當真了!

白祈:你試試?我連你一起收拾。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