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旋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夢旋小說 > 都市 > 影後馬甲掉光冇 > 023 家訪,掉馬開始(上)

影後馬甲掉光冇 023 家訪,掉馬開始(上)

作者:季惜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03:54:23

-

老舊的樓房,劉朝國已經很久冇有走過這麼昏暗的樓梯。

爬上六樓,他撐住牆壁氣喘籲籲的。

住在這種幾乎冇有鄰居的破敗小區,真冇想到白祈同學的家境如此糟糕?

莫非……她每月都要申請退學,是為了省下學費?

腦補著爬了上去,周圍安安靜靜的,異常冷清。他捏著寫有地址的紙條,覈對了下門牌號,輕輕敲了敲房門。

裡麵傳來蒼老的聲音:“誰啊?”緩慢地步子踏響,吱呀一聲開了門。

劉朝國看見消瘦的寧慧,和藹道:“您是白祈的外婆麼?”

寧慧驚訝地點點頭:“我是!您是?”

“我是白祈的班主任劉朝國,今天下午特意過來家訪,想和您談談白祈同學在學校裡的情況。”

“原來是劉老師啊!”寧慧一聽,連忙招呼著他進屋:“快請進!屋子裡有點亂,我還冇來得及收拾!小白這孩子也是,您要過來,她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

劉朝國道:“沒關係,是我來得突然了。”

進了屋,小小的客廳麵積不大,擺設物品倒還一應俱全。寧慧招呼著劉朝國到沙發上坐著,親自沏茶:“家裡也冇啥好茶,這是小白的朋友從家鄉帶過來的茶葉,劉老師可彆嫌棄。”

“哪裡哪裡!”劉朝國謙虛地接過,一縷幽然的茶香從杯中溢位,讓他分了分神。

低頭瞧去,碧綠色的茶葉在滾水之中根根豎立,茶葉邊緣微微泛紅,映的茶湯如晚霞投入草坪般好看。

劉朝國驚了!這莫不是朝綠紅霞?

劉朝國的嶽父是資深的茶客,平素就愛收集品嚐各地各時之茶。有回嶽父無意間救了個富商,那人曉得嶽父的喜好,特意送來一小包朝綠紅霞,說這是從某拍賣會獲得的珍品,一共就三兩,全被他拍了下來!三人對飲,嶽父讚不絕口,連不懂茶的他都覺得意猶未儘!

本想買點茶葉孝敬一下,誰知私下打聽價格:一百萬一兩!如此還有價無市!

他咂舌不已!從此打消了念頭。

而現在,白祈家居然有這種茶?

劉朝國疑惑道:“這個茶蠻好看的。”

寧慧老實笑道:“是挺好看的,它還有一個蠻好聽的名字,叫什麼……什麼朝什麼紅霞……哎,不是什麼名貴的茶葉,好歹也是小白朋友的一番心意。您可千萬彆嫌棄!”

嫌棄一百萬一兩的茶葉?

劉朝國機械地喝了一口茶,隻覺得這味道比上回喝的還要甘醇許多。許是味道太好,他幾乎不覺得燙,迅速喝了一整杯。

寧慧見狀:“劉老師爬了這麼久的樓梯,肯定是渴了!”說完去接熱水,順手又從抽屜裡翻出一大包,“要是喜歡這茶,劉老師帶點回去吧?”

劉老師看著那無比昂貴茶葉就這麼隨意地被包在紙裡。

他之前在想什麼來著?白祈家境貧寒?

好想把自己打醒……

“不……不用了。”好不容易找回聲音,劉朝國覺得自己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這一大包,若是真茶……該有五六百萬了吧?

寧慧隻當劉朝國是客氣,熱情地推了過去:“劉老師難得來我們家,一點茶葉而已,收下吧!小白朋友每年都要帶兩三斤過來,我又不愛喝茶,放著也是發黴!”

兩三斤??

放著發黴???

劉朝國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快塌了,好半天纔回過神來,堅定地搖頭道:“不行,真不能要!我是人民教師,來家訪是應該的,不能收家長的禮物。”說著趕緊把話題轉到白祈身上,免得再聽下去快哭了。

寧慧聽到白祈的名字,不自覺坐直了身體:“劉老師,我家小白怎麼了……是不是在學校裡表現的不好,學校……學校想開除她?”

劉朝國搖了搖頭,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畢竟,這兩年來,他從未瞭解過白祈!當初周校長把這個學生安排在他的班上,隻說了一句是個好苗子,讓他多看顧著點。星辰一中走後門的學生不少,能讓周校長開口的卻是頭一回。他是育人的老師,對於周校長口中的好苗子,自然要好好栽培。

可惜高一時白祈不來學校,到了高二她又時不時逃課。見不到人便罷了,一到期末考試偏又回來門門零分,像是故意為之!不僅如此,她行事作風越發玩混,大有不退學不罷手的樣子。

這麼個頑劣的祖宗,偏又對每個老師極其尊敬!劉朝國每次喊她去辦公室談話,白祈臉上的認真絕非作假。

今年開學,他就是靠這點才把白祈安排的明明白白,好不容易定下天天上課的約定,她卻突然要去拍戲?

劉朝國想弄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才讓白祈如此厭學?於是先拋下一顆定心丸:“你彆著急,學校並冇有要開除白祈的意思。”

寧慧這才勉強鬆了一口氣:“哦,那就好!這孩子……這孩子……”

劉朝國斟酌著開口:“今天我來家訪,是想瞭解一個情況。我看過白祈同學當年的中考成績,我想問……她那時為什麼會缺席最後一天的考試?”

寧慧的臉白了三分,雙手更是不自覺地顫.抖了下。

劉朝國忙問道:“你不舒服麼?”

寧慧勉強搖了搖頭:“不是的……我……”

她有些不知該如何開口……晚晚出事以後,小白纔到的這裡。祖孫兩人從a市搬到了誰也不認識的c市。小白雖暫借晚晚身份行事,但這裡的人均隻知白祈,不知寧晚晚。

如今問到這件往事卻是關乎晚晚……寧慧思索片刻後,緩緩開口,聲音蒼老了幾分:“她會缺席最後一天的考試,那是因為,在前一天夜裡,有人把她從天台上推了下去!”

“什麼?”劉朝國震驚地差點站起身來。

寧慧長長地歎了口氣,怕不小心把晚晚說漏嘴,連名字都不稱呼了,一直以‘她’代替:“她以前成績是很好,性子又活潑,是老師最疼愛的尖子生。我……多盼著她好……誰都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她被人從天台推下,幸而有大樹緩衝了一陣,可還是摔成重傷。那個暑假,我一直帶著她四處求醫,後來,好不容易纔……”

提及當年之事,寧慧一字一句仍是心痛。

那個會笑、會跳、會拉著她撒嬌的孫女寧晚晚,就這麼毫無征兆地倒在了血泊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