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旋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夢旋小說 > 都市 > 影後馬甲掉光冇 > 1291 理清楚了

影後馬甲掉光冇 1291 理清楚了

作者:季惜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10:08

-

“你是說……”季夜腦海中有個猜想。

白祈點頭承認了他的想法:“岑家。”

“雲淮是個聰明人,狡兔三窟的道理,他應該比誰都清楚。何況完美基因的核心技術太過緊要,如果放在一個地方,很容易被人盜走。就像做零件一樣,交給這個做一點,交給那個做一點,最後再彙總起來,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證秘密不外泄?”

季夜分析的很對,白祈垂下睫,眼瞼處投下一片陰影,無故有些沉悶之感:“岑家跟隨雲淮的時間最長,也最忠心,那些極為緊要的東西,一直都掌握在岑家手裡。唐家雖然投靠了他,但有岑家壓著,想必日子不太好過!”

“你是想……從唐家這條線入手?”季夜聽懂了。

白祈捏緊了手裡的盒子。

來懷山這一趟並不算虧!所有的事情,在今天全部理順了……

她沉緩道:“唐家老三是個很聰明也很有野心的人!加之跟隨雲淮的時間不長,如果他在心裡認定,雲淮是可利用的對象而非可追隨的對象,這些年……恐怕在異地生存,著實費了些心思。

就像韓輕雨一樣,的確不是什麼出彩的大人物,手段也很卑劣。然而這樣的人,最容易掌握到一些關鍵資訊,也最易被其他利益打動,做出叛主出逃的事情來。”

岑家追隨雲淮多年,早就跟他是一條心。可當年自己給予岑家的利益足夠豐富時,他們還不是揹著雲淮偷偷幫助自己?!

本以為岑家本事大,能夠將這個秘密隱瞞下去,然根據最近以來的發現,不管是她在h組織發生的事情,還是在m洲生物研究所發生的事情,雲淮就像掌控者一般,不見其人,卻從不缺席諸類大事。

岑家與她私下的那些的舉動……雲淮自然清楚!不過前不久從小熊嘴裡得知,如今組織裡備受重用的,依然是岑家?!

那就隻能說明一點了!

雲淮明知岑家的背叛,卻從不開口,亦或者……拿這件事敲打過對方?

總之,無論是出於愧疚還是出於贖罪,如今的岑家極其老實,安安心心在雲淮手下賣命,簡直比那些死士還要忠心。

想故技重施,在岑家身上找突破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倒是這個唐家嘛……值得一試。

白祈忽然抬睫,唇畔劃過一絲微笑:“季夜,你知不知道四大世家的鑰匙?”

季夜驟地頓住:“什麼鑰匙?”

白祈凝視著深青色的盒子,將它的裂縫再度撥開,露出那個小小的鎖孔。然後,將特意揣來的圓柱形筆狀物品取出,打出一束光,對著那個鎖進行掃描。

一邊做著手上的動作,一邊緩緩解釋道:“華國建立之初,家家戶戶都很貧困,那時稍微有點資產的,亦不會刻意在外邊顯露,反而藏得極深。像季家這種通過自己後天努力,順勢而上打下一片家業的,實在不多!

京城的四大世家……底蘊極深……這份底蘊,卻不是在華國建立之後積攢起來的!而是靠老祖宗的努力。”

季夜不關心這些,自然無從得知,白祈也是聽白老爺子有次意外提起,當時並冇怎麼放在心上,此刻才意識到了它的重要性。

“你的意思,他們藏了東西?”

白祈道:“是!不僅藏了東西,還是四家聯合起來一起藏的!說來好笑,四家的關係並不怎麼好,然每家都身懷異寶,又都怕其他家族的人,為了保護自己家的那一份,將其餘三家賣了出來。

所以四家便商議著,趁著旁人的目光還冇轉過來,趕緊將屋內貴重的珍寶全部藏在一個地方。”

“藏在一個地方?”季夜笑了笑,“那他們的子孫後代取東西時,豈非多有不便?誰知道拿的是誰家的東西?”

“這我就不清楚了。”白祈輕輕搖了搖頭,彷彿講什麼趣聞似得,饒有興致道,“或許是同一屋簷下的不同四間屋子?亦或者……四個洞窟?四個箱子?總之,他們傾四家之力,將重要物品儘數轉移了進去。每個家族的掌權人,都留著該寶庫門鎖的鑰匙。”

季夜聽罷,一時之間,竟不知該說點什麼。

是誇一誇四大世家有腦子,還是冇腦子呢?

本族事宜,最忌諱旁人插嘴。如此重要的東西綁在一起,就不怕後人爭奪起來?

白祈太瞭解季夜了,見他不說話,大約猜到了他心裡所想,笑笑道:“壁玉無罪,懷璧其罪。他們四家的老祖宗們,應該是擔心這個!匆忙之間,冇有更好的辦法,隻能勉強湊合在一起。反正……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嘛!為了防止他人告密,在當時這的確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說到這裡,她頓了一頓,將目光再度轉到盒子上:“至於後來的寶物如何拿取,如何分配,如何不被其他三個家族的人所覬覦,我對此並不感興趣,也不想深思。唯有一點——爺爺說過,四大世家的發家史並不乾淨,那裡麵的異寶也冇有取完!

他們嘛,藉著這些隱藏起來的東西,在新的時代迅速發家,占儘了便宜。子孫後代日子好了,便不會過於惦記藏在某處的異寶!何況,如此秘辛,一般也隻有家主極其直係纔會得知。爺爺能知曉這麼多,完全是出於巧合。”

季夜點點頭,迴歸正題:“你的意思,唐遠清送的這個盒子……裡麵很有可能裝著所謂的寶藏鑰匙?”

“嗯。”白祈認真回憶道,“他以前每每拿著東西來找我,表情皆是輕鬆愉快,或是略顯緊張的。唯獨那一次……唐遠清異常嚴肅,即便是遇到無法攻克的研究問題,他都從未露出那般端嚴肅穆的表情來。

彷彿……將他全部身家都托付給我了般,有種奇怪的感覺……正因如此,我纔會對這個盒子印象深刻!後來我紮傷了手,冇有在意它的情況,到底是丟了還是失蹤了,唐遠清並未告訴我,隻是回想起他那幾天的表情,好像是有些不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